文娱 > > 正文

选秀节目遭批:“好声音”没出几个 导师动静挺大

2019-12-30

“要么唱,要么死”,去年《中国好声音》号令天下,把各大卫视都逼上了绝路。今年,《中国最强音》、《中国梦之声》、《大地飞歌》纷纷揭竿而起。不过,让人意外的是选秀派别林立,“好声音”没多出几个,“好导师”倒是动静挺大。

“好声音”之前,选秀节目没有导师,只有评委。评委们奉行的原则是“不刻薄,无收视”,所以一个比一个说话狠。他们也组团参赛,但彼此并不互为搭档而是对手,为了抢眼,不惜掐架,结果柯老师和杨二老师一场恶战,直接引来官方封杀,毒舌评委与审丑选秀一起被拍死在沙滩上。直到去年,刘欢、那英、杨坤和庾澄庆联袂出手,以真诚的风格和幽默的调侃传递出温暖的正能量,吹红了“好声音”的收视,还带动选秀野草春风复生,《中国好声音》之后满屏的中国×××,满屏的中国×××中,不可或缺的就是四个导师的组合。

但组合好求,导师间搭配的技巧却不能尽数偷学。纵观选坛众多导师组合中,似乎只有“梦之声”堪与去年“好声音”抗衡,韩红和黄晓明如刘欢、那英是多年好友,所以互相拆台,并不忌讳;导师李玟主打“白富美”和国际范,偏偏和平民导师杨坤一样泪腺发达,容易入戏;王伟忠和庾澄庆都是来自台湾,一个是选秀教父,一个横跨歌手和主持两界,左右大局的能力不相上下,一两句话便可让即将跑题的节目言归正传。视线转到“最强音”一边,导师组合含金量相当,却不如其他两家实用。四大导师单看都很有娱乐精神,摆在一起偏偏就营造出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气场。节目中最好笑的是陈奕迅,但没有一个搭档去接他的话;章子怡很美很严肃,罗大佑很冷很专业,郑钧希望平衡感性和理性,有时候却心有余而力不足。有人分析,几位导师缺乏默契原因之一就是他们来自不同地域,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中都少有往来。

既然不能指望天涯海角聚拢来的导师们能够迅速融合,各选秀只好期待导师们能各自为战。不过做到这一点也不容易:最高水平的导师兼具感性和专业,能通过教学相长发挥学员的长处,比如刘欢、庾澄庆;差一点的导师能够身兼多项选秀任务,然后发挥自己的长处,比如导师达人高晓松;再差一点的导师至少可以“贡献自己的经历,让年轻的朋友少走几段冤枉路。”以上三种其实都是导师中的上品,凤毛麟角不可多得。多数的导师们只能或一脸郑重或泪眼婆娑地坐满全程,在节目中反复地强调真诚和感动,“我很喜欢你,甚至想偷偷看你在家里狂躁的样子。”“这是个很打动人的声音,让人心碎的声音。”“你的歌曲让我最感动的一点,是其中有真诚的东西。”听一遍你还觉得导师好感性、表达好特别,听十遍二十遍,估计耳朵会麻木,眼光已经迷离,再看导师席,恍若摆着四个花瓶。

当然,比这差的导师还大有人在,他们也是圈里久负盛名的人物,只不过这回一时冲动上错了船,在陌生的海域长时间找不到北,他们也想按脚本,为节目贡献金句和思想,和学员分享经验替他们规划人生,只不过临到开口就开始语无伦次,选手听得一头雾水,幕后的导演组人手一把冷汗。最后只落得自己导师当不成,只好到别的节目去当选手。这样的不幸,节目组未必事先全部准备。只不过选秀潮猛浪急,人人都期待抓到的稻草能成定海神针,更何况家家都为这棵稻草砸下了重金。

说到底,有什么样的导师,就有什么样的秀。不否认明星导师引发眼球,但若不稳扎稳打地提升音乐水准,导师们水涨船高的出场费和起伏不定的表现只怕要将选秀节目拖垮。文/本报记者 祖薇


相关阅读:
燕郊首尔甜城 http://m.zhongaifang.com/xinfang/xftj/2019-05-14/16.html
-

-

相关阅读

新闻网&好网群简介 | 法律顾问 | 会员注册 | 营销服务 | 人才加盟